协同贷款,收入多按放贷出资比例分成

摘要:摸底互联网贷款 银行来短信提醒了:您本月账单9000元。还没发工资呢,卡里没钱了。这时候你会怎么办?互联网贷款是大概率的选择,因为申请便捷、审批快、秒到账。微粒贷、百度有钱花、招行闪电贷等等等。那么,你是否知道当你申请一笔互联网贷款的时候,银行...

商业银行高歌猛进的互联网贷款业务亟待规范。

  摸底互联网贷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部门正就商业银行开展的互联网贷款业务制定管理办法。去年,监管部门曾对民营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的管理办法进行征求意见,后考虑到商业银行普遍已经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于是拟统一监管要求。

  银行来短信提醒了:“您本月账单9000元。”还没发工资呢,卡里没钱了。这时候你会怎么办?互联网贷款是大概率的选择,因为申请便捷、审批快、秒到账。微粒贷、百度有钱花、招行闪电贷等等等。那么,你是否知道当你申请一笔互联网贷款的时候,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平台采集了你哪些信息呢?这笔贷款的背后,银行和互金平台又是怎样的关系?这个钱到底是谁给你的呢?是谁来决策是否给你放款呢?收入是怎么分?如果你赖账了,谁负责催收?损失谁承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目前相关管理办法仍处于监管内部征求意见阶段。

  导读

“我们很关注对这块儿的监管要求,影响面太广了。”华中一位城商行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下,几乎所有商业银行已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典型的有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新网银行三家互联网银行,以及一些商业银行手机银行或直销银行的纯线上信贷产品,还有许多商业银行通过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度小满等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推出信贷产品等。

  所谓联合贷款模式,一般来说,客户通过互联网公司的入口申请贷款,银行和互联网公司联合出资、风控、贷后管理等,收入和风险按出资比例各自获取和承担。

属地管理挑战

  “互联网平台在前台赚钱,而银行金融产品同质化,仅是资金提供方角色。”近日,麦肯锡报告如此描述互联网公司对银行的冲击。

互联网贷款考虑到风险容忍度、便利性以及实际使用等因素,小额分散是当前多数银行互联网贷款产品的特点。以招商银行闪电贷为例,其个人代发工资客户额度在30万元以内,企业主信贷额度一般在20万元以内。微众银行推出的个人小额信用产品微粒贷,最高额度30万元。网商银行针对电商商家推出的纯信用个人经营贷款网商贷额度为100万元。线上贷款普遍期限也较短,一般不超过1年期,而且多数产品可以随借随还,按天计息。

  于是,2017年,银行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签署如火如荼。四大行分别牵手BATJ颇受关注。但麦肯锡报告指出,银行业与互联网企业合作风生水起,然而真正产生成果的寥寥无几。

互联网贷款打破了地理上的限制,但这与银行监管中的属地管理又存在冲突。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代表的区域性银行,既有向区域外拓展业务的冲动,又担心监管部门对区域外业务进行限制。即便是本地客户,触网也是大势所趋。客户越来越少到银行网点办理业务,以本地客户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区域性银行也不能幸免。

  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联合贷款业务。互联网公司看上了银行的资金优势,银行则看上了互联网公司的客户、场景等优势,双方一拍即合,效仿微众银行的联合贷款模式,只不过主体变成了银行和互联网公司。

如果监管部门重申属地管理,要求区域性银行以服务本地客户为主,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有市场传闻称,监管拟规定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其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上述华中地区城商行人士表示,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将会对许多银行的线上信贷业务产生限制。“超过20%的太多了。”

  此前,互联网公司旗下网络小贷公司利用资产证券化等融资方式,超杠杆放贷,又不受地域限制,俨然一家零售银行。

不过,亦有多位商业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监管部门对区域外的信贷业务规模进行限制并不意外,但对于区域外业务限制比例存在不同意见。

  2017年下半年以来,网络小贷监管政策收紧,其资金来源受到限制。互联网公司开始谋求改变,以适应新的监管环境。

“现在人口流动性很大,而且线上业务再进行区域限制是不是画地为牢?”华东一位城商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此背景下,以蚂蚁金服为例,2017年12月,蚂蚁金服先是宣布对旗下两家小贷公司增资82亿元,将其注册资本大幅提升至合计120亿元;今年2月,又传出蚂蚁金服正在申请消费金融牌照的消息,该消费金融公司将设在重庆。

此外,区域外业务的认定在操作中如何落地也备受关注。“对于企业客户的线上贷款,通常以工商注册地为准。但对于个人客户,大部分的户籍地与工作生活所在地不同,该如何认定?当然以户籍地为准最具有操作性,但未免过于简单、粗暴。”华北地区一家城商行网络金融业务负责人表示。

  今年3月,蚂蚁金服方面曾透露,今年将探索开放花呗、借呗业务,尝试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5月,蚂蚁金服旗下消费信贷产品花呗宣布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

联合贷款待规范

  那么,联合贷款模式具体如何?银行对此有何态度?监管政策又是怎样?对此,记者采访了多家银行人士,进行了深入了解。

一些希望拓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中小型区域银行,在科技人才、线上风控技术、获客能力等方面都十分欠缺,与有实力的银行或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成为普遍选择。

  两种贷款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时,普遍的模式是金融科技公司将体系内的客户进行风险评估,完成反欺诈等验证后推荐给金融机构,再由金融机构对推荐客户进行信用评估、核定信贷额度与价格。

  银行和互联网公司的贷款合作主要有两种,即助贷和联合贷款,监管要求助贷回归本源,互联网公司更多扮演客户资料的收集和推荐,而联合贷款模式,互联网公司则参与更深一点。

上述城商行网络金融业务负责人所在行与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均有合作。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新型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一是看重对方在征信白户客户方面的积累;另一方面在反欺诈、网络黑产领域的技术能力普遍更强。但是,金融科技公司推荐来的客户并不是照单全收,银行必须再进行一遍授信审查、风控等流程。“风控能力是银行业务的核心,如果仅靠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对客户的评分就放款,那银行就沦为了资金通道,这也是监管部门决不允许的。”

  所谓联合贷款模式,一般来说,客户通过互联网公司的入口申请贷款,银行和互联网公司联合出资、风控、贷后管理等,收入和风险按出资比例各自获取和承担,一般来说,银行出资85%左右,互联网公司出资15%左右,不同银行和互联网公司的出资比例会有差别;互联网公司可以按约定比例获得一定收入,作为客户推荐、数据支持、贷后管理等服务费用。

原银监会在商业银行信息科技外包活动的风险监管指引中也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外包时“以不妨碍核心能力建设、积极掌握关键技术为导向”。

  近日,记者曾申请借呗,最多可借6500元,借款期限3个月或6个月,选择实际资金用途(如个人日常消费、装修、旅游、教育、医疗等,但禁止用于购房、投资及各种非消费场景),记者申请了1000元借款,期限3个月,每月等额本息还款,总利息24.76元。

在金融严监管要求下,与外部机构合作放贷,其必须是有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现金贷红火之际,不乏一些小型银行机构与线上信贷公司合作,银行提供资金赚取无风险利差。去年12月央行等监管部门整顿“现金贷”业务时明确要求,银行业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借呗页面显示,放款机构为重庆市蚂蚁商诚小贷公司和一家城商行。不到一分钟内,记者的银行卡便收到1000元资金。

但与有资质机构开展联合贷款业务时,接受客户推荐的银行同样有沦为资金通道的尴尬境地。多位受访商业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到,以微粒贷为例,其背后的资金来自于多家银行,但对于出资银行来说,除了放贷规模得到提升,与微众银行共同分润之外,在品牌、风控等各方面的能力提升有限。

  关于联合贷款模式,华东某城商行相关人士向记者做了详细介绍,他表示,客户线上申请贷款产品,经互联网公司初审后,客户相关资料就会以加密方式提交给银行,银行审核通过后,告知互联网公司放款。

上述华东地区城商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监管部门如果对联合贷款业务比例进行规范是合理的。“如果一家银行的客户大量依靠外部推荐的话,这对于银行竞争力的培育不利。”

  “每个月我们会告诉互联网公司,这个月分配多少资金,互联网公司会根据自己合作银行的情况来做分配,合作银行资金委托其他银行托管,进行代收代付,合作银行会看到每笔资金的情况。一般来说,如果某个客户由某家银行提供贷款了,以后都会分配到这家银行。”上述华东城商行相关人士表示。

如果监管部门今后对于联合贷款中客户推荐方银行的出资比例、联合贷款比例进行约束的话,以微粒贷为代表的业务模式或将受到较大影响。

  他继续介绍,在客户授权的情况下,银行会查询个人征信报告,过件率会根据实际情况波动。“例如,有的客户击中了我们的黑名单或者资质不达标,我们会拒绝放款。”

  至于收入分成方面,银行会定期向监管报送相关材料,包括实际利率,红线是不能向客户额外收费,比如砍头息、服务费等。“比如产生100元利息收入,我们按出资比例享受生息资产收入,然后按收入的约定比例给互联网公司,作为客户推荐、数据支持、贷后管理等服务费用。”

  比如贷后管理,双方合作催收,不过互联网公司的线上催收也有自身优势。

  多家合作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和蚂蚁金服、度小满金融等互联网公司合作,在长尾客户获取和风控方面,互联网公司确有优势,目前不良率均较低,风险可控。

  银行人士态度分化

  目前联合贷款业务大概运作半年,处于初步探索阶段,还没大规模投入,不过,银行人士对此态度分化。

  上述华东城商行相关人士认为:“互联网客户的获取和风控是最大的难点,通过和成熟的互联网公司合作,建立人行征信和外部征信风控的机制,作为零售业务的一个探索方向。”

  “这个业务对全行来说,占比很小,在零售业务中占比也不高。我们还是优先服务自己的客户。”上述华东城商行相关人士称。

  他还称,也会考虑在银行自主风控的前提下和有各类消费场景、符合资质要求的合作方开展合作。

  不过,也有银行人士认为,联合贷款模式只是过渡阶段,银行不甘心沦为互联网公司的资金提供方。

  “我们不是太心甘情愿赚这个钱,会有个过渡阶段,暂时取代不了他。这个我很被动,我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上,不是我们希望的模式。”华东某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

  该城商行高管称,无论银行还是互联网公司,现在个人互联网业务盈利表现在理财、网贷、支付、数据输出、技术输出等五个方面。

  “我行暂时不进行技术输出,而数据输出服务涉及客户权益保护,我行也非常审慎。支付方面我行获取手续费有限,我行更加看重其派生价值。我行未来发力点主要在自主网贷和投资理财。”该城商行高管表示。

  相比银行,一批互联网公司通过拥有流量、场景、数据等优势,网贷已经为其贡献了很多收入。

  “互联网公司找银行,主要提网贷合作,银行更像资金提供方。坦白讲,这只是个过渡阶段,我行已在发力自主网贷业务。怎么做?就是要用我行拥有的核心风控能力,更进一步探索实现我行现有客户、数据、场景基础上的自主网贷,这个能够实现,将是银行系的很大突破。”该城商行高管称。

  也有城商行高管反映:“有个别互联网公司希望白名单用户都能获得贷款,比较强势,我们也在磨合中,也在关注不良情况,不过,这种合作不排他,我们也跟其他互联网公司有此合作。”

  “资金提供方比较片面,我们深度参与风控,双方制定规则,类似自营。”也有银行人士不同意这个说法,但如有合作银行“无脑”提供资金,应该避免。

  监管政策尚待明确

  不过,也有银行人士提到,目前联合贷款模式并无明确监管政策。

  “银行和互联网公司做联合贷款业务,可能存在瑕疵,需要等待监管落地,否则一切都为时尚早。”一家互联网银行人士告诉记者。

  2017年12月,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称,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蚂蚁金服方面曾强调,未来蚂蚁与机构的合作方式,将严格按照新规要求,由金融机构自主风控,蚂蚁同时也会做风险评估,发挥1+1大于2的功效,进一步防范风险,但审批额度以机构终审结果为准,蚂蚁不会兜底。

  “关键是实现实质风险防控,目前业务的开展方式实质风险的最终防控还是在银行。”上述华东城商行相关人士表示:“我们在开展业务前,向当地监管报备了,并且每月汇报业务开展情况。”

  多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和当地监管的沟通过程中,当地监管最关心两点,一是客户审批问题,业务流程如何,风险控制有没有外包;二是资产质量问题,对合作方的把控如何,对资产质量的持续性监控和管理。

  不过,早在2017年8月,监管便曾下发《民营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首次规范联合贷款业务。但据记者了解,后来并未下发正式稿,原因在于,有监管人士认为,除了民营银行,其他商业银行也有互联网贷款业务,应该制定统一的监管政策。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盛大彩票下载安装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协同贷款,收入多按放贷出资比例分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