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基金颠覆中国公募业的小编认识,带上你的

  岳永明/文

  岳永明/文

  俗话说“新年新气象”,春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一,证监会就下发了《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明确了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私募机构可以开展公募业务,并较起初的征求意见稿而言,门槛大大放松了。

  上期本专栏说到,货币基金引发的革命终结了银行对存款的利率控制,本期则要说,其实对公募基金而言,其业绩的确定性决定了它可以发挥储备客户的战略作用,这大于任何一款创新产品。

  对投资者而言,这是好事,因为投资渠道更多了;对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私募机构而言,这也是好事,因为业务范围更广了;但对一向自认为是财富管理“正规军”的公募基金而言,这是洗牌的警报。

  公募基金重新定位

  然而,公募基金仍然一如既往地盲目跟风、抢发产品。中小盘股表现好了,发中小盘基金;医药股好了,发医药基金;QDII表现好了,发QDII;信用债好了,就发信用债产品。

  1981年9月9日,著名的美国先锋基金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再次和员工欢聚,庆祝先锋货币市场基金的资产突破10亿美元的里程碑,与此同时,先锋的总规模也逼近了40亿美元。

  要说敬业,公募基金可算是足够敬业,但,没有灵魂的奔波,最终会是徒劳。利率市场化以及混业经营会改变这种靠小打小闹便可苟延残喘的局面,一场公募基金的海啸正在逼近。

  博格尔差不多在资产突破的每一个里程碑时点,都会向员工讲一次话。他叮嘱员工,要保持先锋的品质,维护自己的荣誉,铭记自己的价值观,并以先锋的过去为荣。

  过去的成功都已过去

  在博格尔看来,公司如果走下坡路,不外乎一个原因:忘记了自己的过去。

  之前,就像许多人批评的,公募基金公司依靠牌照垄断的红利,旱涝保收,现在,牌照垄断没了。

  从这一点来说,中国的公募基金业也不应该忘记过去15年走过的历程,尤其是对行业的认识历程。

  过去十五年,公募有一些成功的模式,但在新的环境下,这些过往的成功均无可复制性。要说过去,华夏、嘉实、易方达、南方、博时均有其成功之处,管理资产的规模就是最硬的证据。

  回想30年前博格尔的这次讲话,他首次提出了先锋集团的定位。博格尔说,先锋之所以能够实现目标,是因为“我们从事的是新兴产业,属于储蓄业务,而不单单是投资”。

  以华夏为例,其成功有诸多因素,比如有:出色的领导者范勇宏、王亚伟的明星效应、较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强有力的投研以及营销团队,当然还有行业初期的制度红利、行业红利等。这些笔者在《重估华夏》、《公募明星宿命:被资本吞噬的范氏样本》等文章中都有详细的分析。

  这句话足以颠覆国内公募基金行业对自身的认识。

  但这些助其成功的因素,都会在利率市场化以及混业经营的时代洗礼下,遭到磨损。十年后,现有的前十家公募基金公司,仍然能留在行业前十的,恐怕一半都不到。

  首先,公募基金是新兴产业;其次,它即使开展投资业务,本质上也是储蓄业务。

  支撑这一预言的重要逻辑是,公募基金公司成立时间最长的发展了十五年,但大多数基金公司并没有想明白:要走什么样的路,即公司的定位在哪,这包括在公募行业的定位,在财富管理领域的定位。对于一个企业而言,这些定位,便是指导企业前行的灵魂。

  在中国公募基金业发展的15个年头里,无论从管理费层面考虑,还是从“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定位考虑,公募基金均固执地认为,高风险的权益类产品,才是与公募基金身份相称的投资,至于低风险、低管理费的货币产品,要么是完善产品线的需要,要么是冲规模以保住面子的需要。

  但很多基金公司并没有坚定的方向感,只是跟着跑堂。同行发短期理财产品,自己就跟发短期理财产品;同行发货币基金,自己也发货币基金,目光永远紧盯在别人身上,而无暇打量自己的头、脚、身子,还有灵魂。

  一言以蔽之,中国公募基金的从业者既没有把自身定位为新兴产业,也没有把自己定位为储蓄业,而仅仅在一两年前甚至就是眼下,很多基金公司的高管在盘算着:发行一只400亿元的货币基金,跟发行一只100亿元的股票型基金所收到的管理费是一样的。

  近期,笔者读到马明哲在平安集团的内部讲话,深受启发。

  货币基金储备优质客户

  讲话中,马明哲对平安的战略目标做了较为清晰的阐述,他不无危机感地说,作为传统金融业,平安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传统金融企业,而是诸如阿里巴巴[微博]、腾讯等现代科技行业。很多网友用“野心”来总结马明哲的这些话语。

  投资的本质是资产的保值增值,这应该是投资者的底线,也应该是公募基金等投资管理人的共识。

  要我说,当前的企业应该有野心,尤其是身处面临空前变革的金融行业以及财富管理行业的企业。

  如果这个底线和共识是成立的,对基金公司而言,回报率稳定的货币基金是良好的储蓄替代工具,其所拥有的储备客户的战略作用,大于任何一款创新产品。

  利率市场化以及混业经营是当前最大的政治,在中国有限的金融史里,多数人并没有亲身领教过这两大腥风血雨所具有的摧枯拉朽之威力,即使有所了解,也仅限于教科书上。

  如果把资本市场比喻成波涛汹涌的大海,那么货币基金就是资金的避风港。当股市里风浪太大,或甚至只剩凶险的浪时,投资者需要宁静的避风港,因为投资者需要有确定性的产品。

  马明哲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阿里巴巴、腾讯等现代科技企业,有粘度极高的用户群、有进攻性的企业文化、有反应敏捷的组织体系和先进的网络技术。

  只不过,基金公司可能需要在货币基金的营销上下一些力气,但这不是简单地为了冲规模而加大营销,而是站在获取稳健收益的理性人的立场上。

  一旦“准入”条件放开,这些企业将会像饥饿的狮子,再一次颠覆传统。而脱胎于国企的很多银行、券商,以及过去十五年跟着证监会教鞭发展起来的公募基金,就像温水中的青蛙,等到他们清醒之时,很可能已是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1982年,美国投资公司协会会长戴维?西尔弗在一次调查中称:“很明显,货币市场基金的客户是任何金融机构的客户中最年轻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

  带上你的灵魂上路

  西尔弗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这些年轻的、聪明的和越来越富有的持有人将会成为未来业务的重要主顾。

  元旦以后,各家基金公司都在奔波。今年以来,公募基金新发产品接近80只,而去年同期,新成立的产品数量不到一半。然而,你总能听到基金公司高管的无奈和矛盾。

  由此,我们多少可以明白,为什么过去中国货币基金的主要持有者是机构了。

  他们会很在意某一家基金公司年内打算发20只产品的消息,但他们也深知,现在发产品,前三年基本都亏损;他们看到同行的所谓创新产品取得较好发行业绩时,内心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跟着学。他们丢不下过去,也不敢打破当下,更不敢尝试未来。

  过去15年,中国公募基金业并没有意识到维护客户的重要性,而都在集中精力经营高风险的股票类产品,终在“熊短牛长”的A股市场上折戟沉沙,致使持有人严重受伤。

  在共同基金领域,笔者最尊崇的是先锋集团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在先锋发展的几十年里,每当公司资产规模上一个台阶,他都会给员工讲话,有鼓励的,有有关公司发展方向的,有关行业前景分析的,等等。

  2012年以来,银行等渠道出于减轻来自客户压力的需要,开始拒绝销售股票类基金,加上资本市场低迷,一些基金公司最终被动地、不情愿地把目光转向了固定收益类产品。

  他不忘记过去,但他时刻在挑战未来,并开创了很多先河。在本专栏中,笔者也会随后推出包括先锋、富达在内的成功共同基金公司的成长经历,希望从他们的成败中汲取营养。

  中国公募业态度转变

  先锋之所以从上世纪70年代一直处在行业的第一梯队,原因固然很多,但有一条是必不可少的,即博格尔从起初就认识到,先锋从事的是新兴产业,属于储蓄业务,而不单单是投资。对一个公司而言,这便是灵魂、信仰。

  那么,要不要在被动转向的、应急式的短期理财产品和货币基金产品上下工夫呢?对这一问题,笔者曾在去年10月份在一篇文章中给出了“Yes”的肯定回答,因为对所有基金公司而言,这是一场攻坚战,防守或等待是没有意义的。

  遍数成功的美国共同基金公司,有的靠债券起家、有的靠货币起家、有的靠ETF起家、有的兼而有之。这些有借鉴意义,但不一定适合模仿。

  更是因为,这才是理财市场上真实的需求所在。

  未来中国的大资管时代,市场必将是一场混战。诸多金融机产品的多元化和渗透化前所未有,这给了伟大的企业以脱颖而出的机会。

  更要看到,保值、避险,这仅仅是货币基金的功能之一。随着即时赎回,即时获得现金的T+0功能的实现,货币基金的支付、网购、还信用卡、转账等功能将逐渐成为可能。

  当前最关键的不是盯紧同行以及其他竞争对手在做什么,而是必须找出自己的资源禀赋。要想清楚,是做全能的MALL还是做精品SHOP;是做某一领域的领先者,还是做全能的跟随者。

  在私募、券商、保险等站在公募基金公司的门口,也获准进入这一领域时,集投资功能、消费功能于一体的货币基金,正是公募基金公司可以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竞争的有力工具。

  想清楚了,带上灵魂上路,不晚。■

  这场游戏像上一期专栏所描述的发生在美国的故事一样,谁抢先一步,谁便占得先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近一周,笔者和多家实现了货币基金T+0的基金公司人士聊天,深刻感受到这些公司之间彼此对对方产品的警觉和好奇,他们会急切地打听对方的产品进展到了什么程度,是否实现了网购、操作的便捷程度以及和银行合作的情况等等。

  这种积极的态度,与之前基金公司被动拿货币基金来冲规模相比,可以说是明显的改变。这并非仅是基金公司对一个产品的接受和理解发生了改变,更重要的是,这反映出,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公募基金公司对资产管理本身,以及公募业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定位的理解都发生了积极的变化,这相比只关注管理费高低,并以此来决定产品发行的经营思路而言,是革命性的。

  但货币基金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其最大的风险是基金管理者为了追求高收益而拉长久期,放大杠杆,这将是致命的错误。我们将在下期专栏里继续探讨。■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盛大彩票下载安装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货币基金颠覆中国公募业的小编认识,带上你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